所在位置: 首页 > 图片新闻

历史的教训⑥内忧不解,“天国”难兴


来源: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发布时间:2019-10-15

      太平军自金田起义后,短短两年多时间就从广西一隅,跨两湖、过三江、下江南,定都天京。可是,一些农民领袖进城后就开始攀比奢华、醉生梦死,乃至相互倾轧、众叛亲离,到后期革命斗志尽失,一败涂地。忠王李秀成驻守苏州,忠王府之豪华令人叹止,直到苏州城被破前夕还在施工,连李鸿章看了都惊叹“真如神仙窟”、“平生所未见之境也”。许多农民起义往往归于失败,除封建政权残酷镇压外,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,就是农民起义队伍不能解决好自身存在的问题。

  ——《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要一以贯之》

  太平天国运动是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场农民革命运动,它建立了能与清政府分庭抗礼的政权。然而,这场声势浩大的运动从起事到覆灭仅仅经历了14年的时间。

  1851年的1月11日,太平天国在广西金田村起义。在广西转战一年半后,太平军进入湖南,如蛟龙入海,所向披靡。后自武昌经安徽、江西,直抵金陵,势如破竹,清军根本无力招架。金陵虽然城高墙厚,也只过了十天就被攻破。

  这样一支“常胜之师”,这样一场轰轰烈烈的运动,最终为何会变成“楚歌声里霸图空,血染胡天烂漫红”呢?

  唐代诗人李商隐写道,“历览前贤国与家,成由勤俭破由奢”,而太平天国的历史大概印证了这句诗。起义之初,太平军将士生活十分简朴,但慢慢地,起义军领袖开始追求享受,大小官员也无不以争奢赛富、铺张排场为能事。

  “正是万国来朝之候,大兴土木之时”,这是太平军进入天京后的一句“流行语”。事实上,当时没有国家来朝拜,而大兴土木却是从进城第二个月就开始了。自天王洪秀全以下,诸王纷纷大造宫殿,一个赛一个奢侈。

  洪秀全为了建造天王府,下令拆毁万余间民宅,免费征用没有随军的妇女、老人,耗资巨大,劳民伤财。内部装修极为华丽,雕梁画栋,门窗用绸缎裱糊,墙壁用泥金彩画,天王所用的王冠、浴盆等器皿都是由黄金锻造。

  不独天王,其他统治者的府邸也都是“豪宅”。李秀成驻扎在苏州,一直与敌人紧张作战,直到战败,他的忠王府都没有停止装修,“匠作数百人,终年不辍,工且未竣,城已破矣”。李鸿章在给弟弟的家书中这样描述:“琼楼玉宇,曲栏洞房,真如神仙窟宅……花园三四所,戏台两三座,平生所未见之境也”,可见其豪华程度令人惊叹。

  在大兴土木的同时,天京诸王豪贵在日常生活中奢靡无度,大讲排场。东王杨秀清每次出行,要乘四十八人抬的大黄轿,夏天坐的是下面养着金鱼的水轿,前后仪仗长达数里,“役使千数百人,如赛会状”。当时普通官员的一顶帽冠,一件衣袍就可抵一个中产之家的全部财产,而天王洪秀全的金冠足足有八斤重,更是无价之宝。

  醉生梦死的生活渐渐消磨了农民领袖们的革命斗志,但他们之间相互倾轧的内部矛盾却更加突出。据《太平天国》描述,统治阶级之间的关系日渐疏远,由原来的“寝食必俱,情同骨肉”变为“彼此睽隔,猜忌日生”,派别色彩日益明显。内讧往往是奢靡和腐败的伴生物,它较多出现在胜利即将到来或已经取得之时,天京事变就是“祸起萧墙”的例证。正当战场形势十分有利于太平天国之时,洪秀全和杨秀清争夺领导权的矛盾却不断激化,天国上层的自相残杀致使太平军元气大伤,被迫由进攻转入防御,丧失了一鼓作气推翻清王朝的战机。这也是太平天国由盛转衰的转折点。

  “手握乾坤杀伐权,斩邪留正解民悬”,这曾是洪秀全对自己的劝勉,但当他手握权柄之后,却无法实现斩邪留正,救百姓于水火。物必先腐而后虫生。农民起义军先胜后败,有封建政权残酷镇压的原因,而究其根本,是由于没有解决好内部存在的问题。(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沈东方)


W020191012645423758597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