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廉政文化 > 历史掌故  

历史掌故

苏东坡与茶

来源: 中国艺术报 发布时间:2021-07-29

  神宗赐茶

  苏东坡第一次到杭州,任通判,相当于副市长。

  一天,一位中使从宋都开封而来,见到苏东坡,仪拜之后,便悄悄对苏东坡说,我这次出京师时向皇上辞行,皇上把我拉到一个大柜子旁边,然后打开柜门,给我一包东西,对我讲,这个赏给苏轼,不能让别人知道。于是,中使把小包给苏东坡,小包黄绸包着,上面的题封都是御笔亲题。

  中使说,皇上知你在外辛劳,又知你爱喝茶,皇上想你呢!

  苏东坡接过中使递过的小包,三拜九叩,打开一看,是一包茶叶,有一斤重。顿时,苏东坡百感交集,两眼湿润。稍后,苏东坡提笔,写了一封信,交于中使向皇上谢恩。

  饮茶题诗  

  苏东坡在杭州,一日以病告假,泛舟独游西湖。白天访了上净寺,惠昭寺,小昭庆寺。黄昏时分,又去了孤山,拜访惠勤禅师。

  惠勤禅师当时在智果寺,寺旁有两个石制金刚拱手而站,寺内神像高大,头部快碰到屋顶。智果寺院内的石缝中有泉水流出,味道甘冷,适合泡茶。惠勤禅师知苏东坡来访,备下茶注、茶铫、茶瓯,汲取泉水放在火上烹煮黄檗茶,直至泉水翻起蟹眼。惠勤禅师将一盏酽茶递过,苏东坡一饮,顿感十分香美。那日,苏东坡一高兴,想起了唐朝诗人庐仝“七碗茶”之说,苏东坡便追逐庐仝一连喝了七碗,饮后神清目爽。

  “七碗茶”之说:一碗滋润喉咙,两碗消除孤寂,三碗能够激发人的灵感,四碗能够让人发一点汗,生平所有不平之事都从汗水里流走,五碗使人筋骨清爽,六碗可直通仙境,七碗腋下生习习清风。

  那日晚上,苏东坡雅兴大发,握管题壁:

  示病维摩元不病,

  在家灵运已忘家。

  何烦魏帝一丸药,

  且尽庐仝七碗茶。

  昔日魏文帝曹丕曾有诗——与我一丸朗,光耀有五色,服之四五日,身体生羽翼。苏东坡认为庐仝的“七碗茶”更神于“一丸药”。人多喝茶,胜过吃药。

  茶叫屈

  宋廖正,字明略,号竹林居士,北宋学士,诗人。宋廖正一直对苏东坡敬佩,因苏东坡长期做地方官或被贬一直不能相见,晚年才第一次走进苏府,苏东坡对宋廖正的到来感到非常惊奇。

  宋廖正来访,苏东坡拿出“密云龙”招待,“密云龙”是当时的极品茶,苏东坡一般不请人喝这茶,只有苏门四学士齐到才拿出来。苏东坡煮上“密云龙”,家里的人都以为是“四学士”来了,伸头一看,才知是陌生人宋廖正,可见苏东坡对宋廖正重视。之后,宋廖正常来。

  一日,苏东坡请宋廖正吃饭,也邀请了黄庭坚、秦少游、晁补之、张文潜,饭毕,苏东坡又请客人吃骨头血羹,用现代话说就是骨头浓汤。吃羹在北宋相当普及,北宋人也特别好羹,酒席上绝不可少,像林冲请鲁智深吃饭,像李师师宴陪燕青,灯下看燕青纹身,桌上都有羹。汪曾祺有一篇散文《宋朝人的吃喝》,也认为羹是当时的流行菜、必上菜。

  酒足、饭饱、羹尽,有人提出要喝茶,而且指定要“密云龙”,苏东坡无奈,只好拿出,让侍妾朝云碾细,烹煮。此时,几个人皆脸膛红红,见上了香茶,个个不计礼数,一饮而尽。苏东坡见状,叹曰:这种亮杯底的喝法,真是太绝心意了,倘若茶君能说话,必定叫屈!

  嘉会寄诗以亲,当晚众人皆开怀,壮思飞。

  月兔茶

  北宋文坛,与茶结缘者不可悉数,然没有一位像苏东坡这样于品茶、烹茶、种茶均在行,对茶史、茶功有研究,又能写出绝佳茶诗的人物。

  苏东坡在许多地方都写过茶,在杭州写过“白云茶”,在绍兴写过“雪芽茶”,在江西写过“双井茶”,在湖北写过“桃花茶”,38岁那年,苏东坡又写一首《月兔茶》,这种茶在四川彭水一带。

  《月兔茶》:环非环,玦非玦,中有迷离玉兔儿,一似佳人裙上月。月圆还缺缺还圆,此月一缺圆何年?君不见,斗茶公子不忍斗小团,上有双衔绶带双飞鸾。

  这首诗是送给朝云的。苏东坡写这首诗,整个北宋还没有这种茶,为什么要用“月兔”?因为朝云生于嘉祐八年(1063年),是“小兔子”。苏东坡曾写过“从来佳茗似佳人”,所以用想象中的“月兔茶”比喻朝云,可见苏东坡对朝云的喜欢。

  环是圆的,玦是半圆,意思是茶饼是圆的,掰掉一半煮茶,茶饼就成了半圆,像玦。中有迷离玉兔儿,一似佳人裙上月,苏东坡是说,他看着既擅琵琶又精茶艺的朝云在为他煮茶,他就想起了月宫中的嫦娥。于是,苏东坡触景生情,发出心声——月圆还缺缺还圆,此月一缺圆何年?斗茶公子,是指苏东坡自己。不忍斗小团,是因为“小团”的茶包上绣着“双飞鸾”。

  《月兔茶》是苏东坡的传世之作,也是苏东坡唯一一首以茶比人送给情人的诗。

  双井茶

  双井茶,又叫洪州双井,双井白芽,产于江西修水,是宋朝的名茶、贡茶。黄庭坚有一首七律《双井茶送子瞻》:

  人间风日不到处,天上玉堂森宝书。

  想见东坡旧居士,挥毫百斛泻明珠。

  我家江南摘云腴,落硙霏霏雪不如。

  为君唤起黄州梦,独载扁舟向五湖。

  1087年的春天,黄庭坚给苏东坡寄去双井茶,顺便也将这首诗一同奉上。“玉堂”,借指翰林院,“森宝书”,形容珍贵的好书如“森”,非常多。“想见东坡旧居士”,意思是可以想象到苏东坡在那里持笔挥洒,文词一泻千里。“为君唤起黄州梦,独载扁舟向五湖”,是说苏东坡喝了这些高档茶之后,也许会想起黄州的旧梦,会不会像范蠡一样,驾着扁舟隐居江湖?

  黄庭坚和苏东坡的性格不一样,黄庭坚并不想当政治家,没什么野心,平易恬退,个人得失也不会耿耿于怀。苏东坡的性格比较刚,危言危行,独立不回,想做东汉末年反对宦官的名士范滂,也想来个“范滂绝命”,做个“忘躯犯颜之士”。“想见东坡旧居士”,为什么要加一个“旧”?黄庭坚是在提醒苏东坡,你别忘了,你为什么会叫‘东坡居士’?你别忘了当年生活在黄州、在东坡那个地方的惨状。

  苏东坡是茶照喝,但性格仍改不掉,照样快人快语,思想尖锐。后来,他再次被谀言压倒,被贬惠州(广东)、儋州(海南)、廉州(广西),一路颠沛流离,劳病相加,直至客死常州。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,历史上许多名士都是这样,苏东坡亦难豁免。苏东坡最好的朋友许安世,曾经说过两段话,这两段话能从一个侧面看出苏东坡这个人,一是“乌台诗案”后,许多人不容他,都想杀他。二是苏东坡气盛的时候,同朝为官的人,愿意和他说话的人不多,只有欧阳修能和他说说,但也说不了多久,话一长,又不合了。(张震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