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廉政文化 > 历史掌故  

历史掌故

江郎山上话御史

来源: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 发布时间:2021-01-08

      江郎山古称玉郎山、金纯山,位于浙江省江山市石门镇境内,2010年8月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。

  江郎山最令人称道的,莫过于高达360余米、自北向南呈“川”字形排列的三爿巨石,被誉为“神州丹霞第一峰”。三峰壁立,拔地而起,直插苍穹,形似巨人顶天立地,古往今来无数文人墨客为之折服,留下众多诗词佳作。其中最能反映江郎山神韵的,当属辛弃疾《江郎山和韵》:“三峰一一青如削,卓立千寻不可干。正直相扶无依傍,撑持天地与人看。”借景咏志,清廉高洁、忠诚担当的英雄气概跃然纸上。

  辛弃疾的从政生涯中,有相当长的时间都是担任通判、提点刑狱等监察类职务。在各地任上,他严格执法约束下属官吏,直言进谏为百姓鸣冤,曾被诬为“酷吏”而罢职,却依然坚持正义、维护百姓。辛弃疾的品格精神赋予江郎山刚正不阿的气质神韵,感召后人,造就了江山历史上一批清官廉吏,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宋、明时期的御史群体。

  世居江郎山北麓石门镇清漾村的毛氏家族,宋、明两朝有毛渐、毛注、毛恺、毛元、毛勉等著名御史。

  毛渐在北宋元祐年间先后在荆湖北路、两浙等地任转运副使、转运使等职。当时蛮族侵扰边境,朝廷众议纷纭,建议放弃渠阳土地以示安抚,只有毛渐力谏用兵,以使百姓免遭涂炭。两浙地区遭受水灾,朝廷赐缗钱二百万赈灾了之,毛渐又上疏要求治理水患,主持引钱塘、无锡、昆山、吴江等地江河入海,从此水患不复。毛注则在北宋徽宗大观年间先后担任殿中侍御史、左谏议大夫等职,《宋史》记载,他曾数次上疏弹劾奸相蔡京,致蔡京罢相、贬出京城。

  明代嘉靖、隆庆年间历任三部尚书的毛恺,曾任广西监察御史、河南巡按使、右佥都御史等职务。毛恺一身正气,敢于直谏,曾因弹劾洗马邹守益、给事中张齐,先后两次得罪当朝权贵被贬官。数名太监犯法,毛恺上书力争,使太监受到惩罚;平民智贵酒醉误闯皇城,被司礼监长等人乱棍打死,毛恺上奏将草菅人命者绳之以法;太监李芳因检举朝官贪腐、劝阻享乐触怒权贵,遭廷杖下狱待处决,毛恺一再谏请,使李芳获释。毛恺廉洁奉公、两袖清风,地方百姓称赞“冰蘖其清,毛公一人”,有“毛青天”之誉。

  位于江郎山南麓的石门镇郎峰村,有唐初宿儒祝东山后裔在此居住。郎峰祝氏在两宋时期就有5人曾在朝中担任御史,更有17人担任过转运使、副使、判官等外任御史类职务。

  北宋初期有祝邦泰担任吴越国御史中丞,为保江浙闽百姓免遭战乱之苦作出贡献,被百姓称颂。在南宋宁宗朝担任监察御史的祝梦熊,上疏请求放开理学之禁、恢复朱熹和赵汝愚官职,因忤逆韩侂胄遭贬黄岩尉,后抗击贼寇壮烈牺牲,谥号献烈。徽宗朝任河北转运使的祝彦圣,绍兴二年任随军转运使,因秦桧迟滞前方抗金队伍粮草而伏阙请粮,转任浙西提点刑狱时审理万俟卨家丁暴虐饥民案,不畏秦桧说情,依法杖毙案犯,被陷害贬职归乡。

  毛氏和祝氏家族历史上清官廉吏辈出,与清廉家风的传承息息相关,同样离不开江郎山清正刚介精神气质的潜移默化。

  江郎山的精神气质不仅影响了江山人的品格,也深深感染了履职江山的历朝官员。明代先后任江山知县的邵仲禄、薛梦雷、蒋光彦、戴璋、李日炜等,都以清正著称,并先后走上御史岗位。邵仲禄在江山任上“有冰蘖之操,五年如一日,仆从至糊状纸衣以御寒,大计天下清官第一,称为真君子”,累官至佥都御史、南京副都御史。薛梦雷“除奸革弊,胥吏凛凛股栗”,后被征为监察御史。蒋光彦“爱民如子,催苛不迫,诚心质行有清操”,有太监要到仙霞山开矿,被其严词拒绝,后也升任广东按察司副使。《康熙江山县志》所载历朝县令知县,大都忠君爱民,“父母乎斯民者,累累若若”,民立碑建祠而纪念者众多。

  也有曾任御史、后因得罪权贵贬谪江山的,如明万历年间监察御史谪江山知县的易倣之,以及由南京监察御史被谪江山县丞的郭惟贤,都不改廉洁奉公本色,“以民为本、劾奸荐能、善政如流”。易倣之终迁衢州知府,郭惟贤官至左副都御史,均成为历史名臣。

  辛弃疾用神来之笔形象概括了江郎山的刚正气质,历代江郎儿女深受这种气质影响,其中的御史群体又以自己的品行操守反哺,造就了江郎山的御史文化。(祝新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