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在位置: 首页 > 廉政教育 > 廉史镜鉴

巢林一枝已足矣


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:2020-06-05

  俭是什么?俭从人,从佥,约也,约束、不放纵,正如孔子所说:“俭,吾从众。”物质上的节俭,来源于道德上的自守。俭以养德,让人能够更专注所热爱的事业,而不至于“五色令人目盲,五音令人耳聋,五味令人口爽”。神游于史海,就会发现崇俭戒奢的名臣有很多,此文单选房子这个视角去探寻一二。

  贞观十七年(643年),魏徵走到生命的尽头,躺在病床上的魏徵,得到了唐太宗的多次慰问,君臣二人回想往日,感慨良多。唐太宗在魏徵家中,看到连一个宽敞的正厅都没有,于是下令停止为自己营造宫殿,执意要为魏徵家修个正厅。虽然魏徵与夫人裴氏再三谢绝,但很快工匠们就开始建造了,仅用了五天,就已盖成。魏徵不久去世,唐太宗宣布停朝五日,甚为悲痛。

  关于魏徵的房子,还有一个后续故事。魏徵的子孙亦始终坚守节俭家风,后因生活贫困,不得已典押了祖先遗留下来的房宅。节度使李师道为收买人心,欲为魏徵子孙赎买。白居易谏言:魏徵是先朝著名宰相,当年太宗曾经赐宫殿所用建材为他修宅,以示特别褒奖,所以,魏徵后代的典押,应由朝廷为其赎买。对此,唐宪宗表示同意。

  将历史的指针拨到三百多年后,再到北宋有着“圣相”之美誉的李沆家中看一看吧。李沆身居高位时,都城开封已是一片盛世气象,即便普通人家生活也开始讲究起来。而身为宰相的李沆,家里却非常狭小,正厅门前只够一匹马掉个头,也就是说只有马头和马尾的距离那么大,所以被称作“旋马家声”。

  别人问及这房子怎么这么小时,李沆却笑道,住宅是要留给子孙的,这里做宰相的厅堂确实有点小,但是作为祭祀祖先的厅堂已经够用了。有家人劝他好好修缮一下住宅,他未曾回答,直至其弟又作催促,他才说出心中的想法,我们食朝廷厚禄,还有赏赐,自然可以为自己盖深宅大院,但世间之事,安能求得圆满无缺与尽如人意?修建住宅,须用一年时日,太费时费力,“巢林一枝,聊自足耳,安事丰屋哉”。

  李沆此言,并非消极,他尤为注意戒除骄奢之心。李沆的事迹曾被司马光记录到了《训俭示康》当中,司马光以此教育其子,讲透了“君子寡欲,则不役于物,可以直道而行”的道理,并发出了“吾心独以俭素为美”的宣言,他更是这般身体力行的。

  熙宁四年(1071年),司马光退居洛阳,转而将精力放在了《资治通鉴》的编纂上。在洛阳,司马光的宅子“独乐园”不仅位于偏僻之地,而且低矮破败,仅能遮风挡雨而已。洛阳的夏天酷热难耐,为了能安心做学问,司马光挖了一个地下室,在此穴里埋头著作。而此时,西京留守王拱辰却甚为奢侈,建造一座豪华别墅,单中堂就建了三层,上曰“朝元阁”。亭台轩榭,不胜其数,两者形成鲜明对比。

  崇俭并非等同于吝啬,司马光曾带头捐资,为好友邵雍买下“安乐窝”供其居住。司马光在“园卑小”的“独乐园”中,“上师圣人,下友群贤,窥仁义之原,探礼乐之绪”,觉得其乐何极,这种心灵上的满足是最可贵的,《洛阳名园记》评述极为精到:“温公自为之序,诸亭、台诗,颇行于世。所以为人欣慕者,不在于园耳。”

  关于“独乐园”,还有一个小花絮,司马光有天见园中新盖了一间厕屋,就问守园者建房的钱从何而来?守园者答,是游人赏钱所积攒下来的,司马光又问,为什么不留着自己用呢?守园者反问,难道只有相公您不爱钱?您看,一名仆人尚有此觉悟,不得不让人佩服司马光强大的人格感染力。(李睿)